當前位置: 主頁 > 家居 >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時間:2019-05-19來源:互聯網 作者:編輯 點擊:
美國當地時間5月16日,華裔建筑大師貝聿銘在家中去世,上月26日,他才剛剛度過自己的102歲生日。在媒體的訃告里,可以輕易獲取對他的評價:享譽全球的最著名建筑師,現代建筑的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美國當地時間5月16日,華裔建筑大師貝聿銘在家中去世,上月26日,他才剛剛度過自己的102歲生日。在媒體的訃告里,可以輕易獲取對他的評價:享譽全球的最著名建筑師,現代建筑的最后大師。投身建筑事業70多年來,優秀的作品遍布世界各地。

“讓光線來作設計”是他的名言,無論是盧浮宮金字塔還是他故鄉的蘇州博物館,光與空間的結合讓貝聿銘的作品變化萬端。他堅信建筑不是流行風尚,也因此,他從不闡釋作品的理念,他認為建筑物本身就是最佳的宣言。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最后的宣言”

無論在中國還是美國,91歲都是一個定義高齡老人的范疇。人們對于一位91歲老人的預期是,他面容蒼老,語速緩慢,他不必也不會再去參與社會公共生活,他會出現在一個舒服的角落,曬著太陽,跟更年輕的孩子們講講往日的故事。

但這顯然不是貝聿銘。2008年,這位當時已經91歲高齡的華裔建筑大師,在卡塔爾首都多哈海岸線之外的人工島上建造起占地4.5萬平方米,迄今為止最全面的以伊斯蘭藝術為主題的多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這座博物館也被視作貝聿銘最后的建筑“宣言”。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白色石灰石堆疊而成的外墻,折射在蔚藍的海面上,形成一種懾人的宏偉力量。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而在這座博物館內部,是貝聿銘設計思想中一貫的融合與共生。他認為歷史是一個平穩前進的持續過程,所以那簡潔而抽象的表面造型,既是對正統的現代主義,又是對古老的伊斯蘭建筑的回應。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最終,這個漂浮在水面上的現代建筑,毫無意外地成為卡塔爾新的國家標志。

就在兩年前的2006年,貝聿銘為故鄉蘇州設計的蘇州博物館新館也剛剛建成開放。

“那一口鄉音未改”

由于祖上是吳中地區名門望族,父輩幾代都是商界大富、金融貴族,貝聿銘的父親也希望這個兒子能夠“子承父業”。但高中畢業的貝聿銘卻被一部名為《大學幽默》的電影所吸引,對建筑設計產生濃厚興趣。

1935年,18歲的貝聿銘前往美國留學,并先后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師承格羅皮烏斯、布勞耶等現代主義鼻祖。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1955年,貝聿銘創立了自己的聯合事務所,并在此后的半個世紀里,將自己的經典建筑設計散布在全球各個地區。但無論身在何處,他卻始終表示:“我一直知道我從哪里來。貝家在蘇州已經六百年了,我與蘇州是有感情的。”

在兒子貝建中眼里,雖然父親并沒有出生在蘇州,但父親與蘇州的不解情緣卻要追隨至父親少年時代,在當時還是貝家私家園林的獅子林。貝聿銘「年少時最歡樂的時光就是在這座以石著稱的園林中度過的。光影在石頭的縫隙和窟窿中肆意穿梭,假山中的山洞、石橋、池塘和瀑布給年少的貝聿銘帶來無窮的幻想。」新華報業專欄作者評價貝聿銘的蘇州情結,兒時在蘇州園林的玩耍讓他發現了「人與自然共存的道理」——“從建筑最初的設計,經過施工最后竣工需要幾年時間,這漫長的過程如同庭園中的造石。”

貝聿銘自己也表示:“在香港我們是外人。直到回到蘇州后,我才感受到我的根。這對我影響很大。”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根植于蘇州的貝聿銘,在2003年再次回到家鄉,接手了他晚年“最大的挑戰”——蘇州博物館新館的設計。在一封寫給吳良鏞院士的信中,貝聿銘這樣談到:“蘇州博物館新館地處古城之中,將是展現蘇州人文歷史的重要公共建筑。如何使建筑與周邊之古城風貌協調?如何將二十一世紀的建筑與2500年的文明結合?這些都是我考慮得最多的問題,這不僅事關蘇州,且對中國建筑發展有現實意義。”“我希望蘇州博物館新館建筑能走一條真正的‘中、蘇、新’之路,三者缺一不可。”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落成后的蘇州博物館,深灰色石材的屋頂和白墻相配,給予粉墻黛瓦的江南建筑新的詮釋。現代的幾何造型錯落有致與傳統蘇州園林的精巧融為一體。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屋頂木紋百葉窗營造的室內溫和的光線,將貝氏“用光線做設計”的理念發揮到極致。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創意取自米芾寫意山水畫的片石假山,以壁為紙,以石為繪,將這座現代式博物館與周邊的拙政園、獅子林等舊園林結合得渾然一體。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2006年,蘇州博物館開放之時,這位從18歲就離開故鄉的老人在接受媒體采訪,仍用一口流利吳儂軟語,向世界昭示自己的蘇州人的身份。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對于貝聿銘來說,蘇州博物館新館的設計讓他在一個多世紀之后得以重新認識自己的故鄉,同時也能將「多年積累的建筑智慧結合東方的傳統美學以及對家鄉的情感全部融匯在這座建筑里。」這是貝聿銘“最親愛的小女兒”,也是他用一個世紀譜寫的東方絕唱。

“危機與重生”

把自己設計的建筑留在4個大洲、10個國家的土地,幾乎拿遍建筑界所有的世界頂級獎項的貝聿銘,其設計生涯并非一帆風順。但正如他曾說的“我和我的建筑都像竹子,再大的風雨,也只是彎彎腰而已。”在曾遭遇的幾個人生艱難時刻,貝聿銘都用這樣的心態和作品接受了挑戰。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1973年,是貝聿銘遭遇的人生第一個艱難時刻。當時他的設計事務所開張剛過10年,由于在波士頓已經頗有知名度,他承接了對漢考克大廈的設計改造。貝聿銘對方案修改了6次,最終的定稿顛覆了當時在紐約和芝加哥流行的機械重復的盒式玻璃建筑,它包括了起伏的流線型玻璃墻、幾何狀的壁階以及鋸齒狀的削角。

在波士頓這座保守的城市接手一個60層高樓設計規劃本就需要面臨巨大的輿論壓力,更勿論在之后,由于玻璃材料本身的癥結,使漢考克大廈某發生了嚴重的安全問題。其后數年,貝聿銘和他的事務所備受爭議。雖然最終一系列訴訟案達成和解,他在美國本土的事業卻幾乎停滯。

面對瀕臨破產的危機,貝聿銘從未想過解雇事務所中任何一個員工。如竹般堅韌的性格,讓他不再只專注于美國市場,而是將眼光投向海外。最終,這位一度蟄伏的建筑師憑借更扎實的技藝和更頑強的心性浴火重生,并以20世紀最杰出建筑師的身份讓自己的建筑作品享譽全球。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他像任何一個想在美國建筑界出人頭地的建筑師一樣野心勃勃,但他從未放棄過老派中國人身上固有的謙沖內省氣質。膽量和雄心從未淪為粗鄙和輕挑。」正如人們對他的這個評價,當數年之后,他因為將“金字塔”搬到盧浮宮廣場,遭受法國民眾抨擊,再度站到風口浪尖,這棵堅韌的竹比之前顯露出更為堅定和自信的風范。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貝聿銘的這種韌性,也能從他接受紀錄片《我的建筑師》采訪時的回答窺見一二。對話中,他將自己在設計談判中更高的成功率歸結于,作為中國人與生俱來的耐心。我想,將之理解為太極中的“柔中帶剛、剛柔并濟”或許也并不為過。

界面新聞曾有這樣一段描述,「貝聿銘的生命里,蘊含一種處變不驚的特質,這讓他通常對糟糕的現狀采取輕描淡寫的態度」。

光在那里,建筑無需言說。

一個多世紀過去,華裔建筑大師貝聿銘將自己的時光定格在2019年5月16日。

然而只要光在那里,屬于貝聿銘的建筑生命力就將延續。

——更多作品賞析——

美秀美術館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香港中銀大廈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中國銀行總部大樓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香山飯店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路思義紀念教堂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德國歷史博物館

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婉璟專欄:貝聿銘離開這天,我們透過光同他的建筑對話

圖/網絡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文章導航
推薦內容
在线篮球比分